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性爱技巧  »  去看房的公交车上
去看房的公交车上
杨俊沿着楼道下楼,再沿着小区道路走出小区,走了好几条繁华的大街,终于将脚步停留在一家房屋中介门口。

    “先生,你是来租房还是买房的?”一名中年妇女迎了上来,热情地问。

    这是一个四十来岁的成熟妇女,丰满光滑的上身正包裹着乳白色的套装和丝质的白衬衫;裙子很短,高挺的的臀部又肥又美,被窄裙紧紧的裹着,裙子被挺翘的屁股顶的高高的,象是劲风吹满了帆一般鼓涨起来,把裙子撑得很饱满……

    “我想租一套房子。”杨俊望了中年妇女一眼,忍不住吞了一口唾沫,怕她发现自己的窘态,便将目光转移到挂在墙上的房屋中介信息卡片上。

    “你想租多大面积,什么位置,什么价位的?”中年妇女站在杨俊身边,不厌其烦地为杨俊介绍各种结构的房子。

    “我想租一套一室一厅的房子,最好是电梯公寓。”

    “没问题,你是想在热闹一点的地方租住,还是安静一点的地方?”

    “我想离港湾丽景花园稍微近一点的,有吗?”杨俊最放心不下的还是王丹,不知道为什么,他总是对王丹有一种莫名其妙的牵挂,生怕她有什么事情。

    “有,你看看这一套怎么样?”中年妇女往挂在墙上一张卡片上一指,介绍说:“岷山公寓离港湾丽景花园最近了,而且,这里的户型符合你的要求。”

    杨俊往卡片上一看,岷山公寓离港湾丽景花园只相隔一条大街,并且,房间面积也是五十多平米,是电梯公寓,水、电、气和光纤四通,配置有简易的家具齐全,每月的租金八百元,条件不错,是最为理想的位置。

    杨俊感到比较满意,便问:“行,我就在这里租一套房子,什么时候办手续?”

    中年妇女微笑说:“我现在就可以带你去看房子,如果你觉得满意的话,直接与房东签协议,缴纳半年的租金。”

    “那……好吧!”杨俊摸了摸昨天晚上朱琳塞进他口袋里的钱,显出一副底气十足的样子,说:“麻烦你现在就带我去看房子!亅亅亅
“好哇,”中年妇女嫣然一笑,“小兄弟,你忙不?”

    “不忙,怎么啦?”

    “如果不忙的话,我们一起搭26路公交车,”少妇解释说:“这里不好打车,从我们这里乘坐26路出发,正好可以到达岷山公寓门口。

    “那……好吧!”杨俊皱了一下眉头,心想:“这个房屋中介公司的老板娘也太抠门了吧,明明有那么多出租车经过,还说不好打车,分明是怕花钱嘛?”

    杨俊本想自己掏钱打的,但人家一个堂堂的老板娘都舍不得花钱,自己一个无业游民还怕什么?

    “哥们什么都缺,不缺的就是时间,既然你这么有耐心,我就陪你一起走一趟?”杨俊瞅了眼前这个风韵少妇一眼,心中窃喜。

    “芳芳,你出来一下。”中年妇女对里面一间屋子喊了一声。

    一个年龄约十三、四岁的小姑娘从房间里跑出来,问:“妈,怎么了,你找我有什么事情吗?”

    “你帮照看一下,有人来看房子就给我打电话,我带这位叔叔去看房子,”中年妇女安顿小女孩几句,便冲杨俊笑了笑:“小兄弟,咋们走吧!”

    杨俊随她一起来到不远处的一个公共汽车站台

    一辆26路公共汽车摇摇晃晃地从繁华的大街上驶过来,车上挤满了乘客,中年妇女犹豫了一下,还是跟着一帮乘客挤了上去,杨俊紧随她身后。

    上车后,两人面对面地挤在一起,当公车起步时,中年妇女那两团美好的肉球随着公车的摇摆在杨俊胸口揉动着。

    由于他们都穿得比较单薄,在肉贴肉的紧密厮磨中,杨俊清晰的感觉到她加速的心跳,身子想往后移拉开点距离却又被拥挤的乘客挤了回来。

    行车中的摇晃,使她的鼻尖不小心碰到杨俊的下巴,鼻息相闻,杨俊嗅到她口中喷出的如兰香息。

    “哎,太挤了!”少妇自言自语地说了声,羞涩的把头转开不敢看他,紧张娇羞使得她卷长如扇的睫毛不停的颤动。

    “极度快感!”

    杨俊突然感到一股莫名其妙的冲动,强自用意念警告自己胯下玩意儿不要勃起来亵渎这位好心的大姐。

    杨俊上身只穿着一件薄薄的白衬衫,紧贴着美女的白色的丝质上衣,使他能感觉到中年妇女美乳上的胸罩隔的两层薄薄的衣衫,在他的胸膛上揉磨着。

    中年妇女的胸部在磨擦中好像已经变硬了,杨俊感受到对方**的温热。

    中年妇女似乎很有感觉,羞得耳根都红了,微张的柔唇,吐气如兰,热气喷得杨俊的脖子痒痒的。

    这时,杨俊那没出息的玩意儿在薄薄的西裤中挺立了,却不敢让中年妇女发现他的生理变化,将下半身往后退,不敢碰触到她的下半身。

    中年妇女看出杨俊不是那种性骚扰女性的色痞,因此,两人的胸部被人潮挤得紧密相贴,虽无奈,但也接受了现实。

    没想到,这时公车突然紧急剎车,人群惊叫声中,将中年妇女推挤过来与杨俊的身体挤压得完全贴实。

    中年妇女本来就高挑的身材,再加上她穿了约三寸的高跟鞋,关键部位恰巧与杨俊的胯下部位同高。

    他们紧贴着的下半身只隔着杨俊薄薄的西裤和中年妇女的薄纱裙,与裸身相贴只有一线之隔。

    杨俊清楚的感觉到她**的弹性,中年妇女下意识地将身子想移开,可是左右拥挤的人潮又将她推回来,反而贴得更紧。

    “对不起……”杨俊歉然的对她尴尬一笑。

    中年妇女似乎了解杨俊不是存心的,无奈地转开头不敢看他。

    杨俊的大腿传来她大腿上的温热,她侧着头,脸红心跳的喘气,令人亢奋的芬芳的热气喷在杨俊耳朵上,使他那玩意儿更加坚挺,她似乎感觉到杨俊身体的变化,眼神中透出惊惶的哀怨。

    这时,公车经过因维修道路而造成满地坑洞的路面,使得车身又颠又晃的,两人的身体便产生剧烈的磨擦。

    经过身体密实的厮磨,中年妇女深邃的眼神不由自己地透出一丝对**的渴望。

    中年妇女努力压抑着,可是公车这时开过无数坑洞,不停的弹跳摇晃,激发了人类最原始的本能……

    两人似乎不经意而有默契地随着公车摇晃的节奏,有意无意地相互挺动着身体迎合着对方的需求。

    隔着薄薄的内衣,杨俊火热的身体在美妇的修长双腿根部顶挤着。

    两层薄薄的遮羞布似乎根本起不到作用,中年妇女感觉着杨俊那昂扬的关键部位,几乎是直接顶在自己的身体上摩擦。

    中年妇女从未经历的火辣挑逗,心砰砰乱跳,杨俊的身体来回左右顶挤摩擦,像要给美妇足够的机会体味这无法逃避的羞耻。

    突然,一丝热浪从中年妇女的下腹升起,她的身体不自主地收缩了一下…亅亅亅
这时,他们似乎已不在意是否失态,彼此挺动着下身紧密的厮磨着,已经动情的中年妇女在杨俊耳边呻吟着,使他更加亢奋。3

    同时,杨俊也似乎感觉到她的身体开始发热,再也忍不住了,伸手探入她的薄纱裙中,中年妇女感觉到杨俊的手放上了她丰腴的臀部。

    她穿的是两截式的长丝袜,手掌可以直接触摸到她大腿根部滑腻的肌肤,她超薄的三角内衣是透明的。

    杨俊的手肆意地揉捏着她的臀峰,有力的五指已经完全陷入嫩肉,或轻或重地挤压,品味着美臀的肉感和弹性。

    端庄的中年妇女短裙下,丰盈雪白的大腿和臀峰正被杨俊的大手在恣情地享受着,浑圆光滑的臀瓣被轻抚、被缓揉、被力捏、被向外剥开、又向内挤紧,一下下来回揉搓……

    中年妇女又急又羞,但被男性抚摩的快感令她下意识轻轻分开**,占据着她美臀的灼热五指趁势隔探到她更深更柔软的底部……

    “够,够了……停手啊,这可是没有任何男人抵达过的禁地……”中年妇女用眼神乞求他。

    杨俊没有理会,他的手溜进了中年妇女的内衣,抚上她光洁细嫩的小腹,探向她隐秘的草地……

    中年妇女想用玉手去阻挡已来不及,杨俊的铁蹄顺利地践踏上她从不对外开放的私有草地,又从容地在美妇花丛中散步,继续向草地的尽头开始一寸寸地探索……

    中年妇女神秘的三角地带,养植着片片的茵茵小草,珠珠造型优美,弯曲着、交叉着、包围着,那丰满而圆实、红润而光泽的地带,还流浸着晶莹的露珠……

    杨俊的手穿过茂密的森林,来到中年妇女的桃花源头,轻轻地在美女宝蛤上爱抚,随后分开她微微并拢的双腿……

    中年妇女的下巴靠在杨俊肩头上,沉重地喘着气。

    杨俊正要探入她温暖的部位时,中年妇女身子猛然的颤抖,伸手隔着纱裙压住他的手不让它蠢动。

    她气喘,压抑着眼神中的**:“不要进去!”

    看到她如深潭般清澈的大眼中透出哀求的目光,杨俊内心一震,不敢造次,立即停止了进一步行动。

    杨俊抽出在她内衣中的手指,只用手掌隔着三角裤抚摸着她的丰美微翘的臀部,中年妇女感激的看她一眼。

    也许为了报答杨俊的悬崖勒马,又或者想发泄压抑的**,她开始用力挺起湿热的身体紧贴住杨俊的关键部位,又有点羞涩的张开她一双浑圆修长的美腿,夹住了他的右腿,挺动身体与杨俊的身体厮磨。

    杨俊感受到她两条美腿肌肉的弹性,及夹磨时传来的温热。

    杨俊再也忍不住,也用力挺动身体与她的身体用力磨擦,两人的下半身就在拥挤的人潮中紧密的纠缠磨动着。

    杨俊抚在她美臀上的手也用力的将她压得更紧,中年妇女突然呻吟出声,将她凸起的部位在杨俊的身体上急剧的转动顶磨。

    虽然隔着薄纱,杨俊却能强烈的感受到她的身体开始发烫……中年妇女似乎饥饿难耐的伸手抱住杨俊的腰,下半身紧抵着杨俊的关键部位,全身不停的颤抖。

    杨俊的身体上传来一阵湿热,想必是她的**来了,忍不住低头看她。

    中年妇女也刚好抬头,温润的柔唇与杨俊的嘴唇轻碰了一下,却又像触电般闪开,接着她全身软绵绵的贴在杨俊身上轻轻喘息着。

    杨俊再也按耐不住,一股浓稠热烫的液体从体内喷出,弄得他的内裤又湿又热。

    中年妇女似乎也感受到杨俊湿热的裤裆,突然像受惊的小鹿大力地推开他,表情惊慌,杨俊没想到她突如其来的反常举动,顿时吓得一楞。

    这时,公车在一个公共汽车站台上停了下来了。

    “我们到站了!”中年妇女冲杨俊喊了一声,立即随着人潮挤向车门。

    杨俊看着她惶然的背影下了车,也立即举步随着推挤的人潮下车,紧跟在她身后,往岷山公寓方向走去……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