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性爱技巧  »  被凌辱的表弟
被凌辱的表弟
表弟站在公车站牌前,两手不断的搓着深蓝色的折裙,低着头不发一语. 两只脚紧紧的并在一起,微微地抖着。

  「怎么了?不习惯吗?」我在他耳朵旁边小声说. 「姊……总觉得一吹风就感觉屁股凉凉的……」他小声的说. 「所以我纔要让你感觉一下,当女生的不方便。这样你纔学得会尊重女生,你说是吧?」我笑着说. 正当我跟表弟说悄悄话时,来了三个我们那个中学的学生。他们原本有说有闹地,走进了之后,看到我与表弟两人,便静了下来。

  我与表弟念的是一所完全中学,也就是国中与高中合在一起的中学,虽然是同一所,不过国中部与高中部的制服是不一样的,又有绣在衣服上的编号,所以可以判断他们是与表弟同年级的学生。

  三个学生看到了表弟,便开始窃窃私语. 过了几分锺,两个学生便把一个学生推了出去,而那个被推出去的学生一副不好意思地走了过来。

  「学……学姊,请……请问我可以认识你吗?我想跟你交……交个朋友。」那个国三的学弟竟然绕过我,对着着女装的表弟结结巴巴的告白了起来。

  我在旁边听到,差点笑了出来。只见表弟支支吾吾地不知道怎么办纔好,连忙退到我身后去。

  「你这小子,想做什么呢?」我对着那国三的小男生,一副凶脸样。当然这也是因为,他竟然眼瞎,真正的大美女在这里没看到,反而跑去对我的表弟搭讪. 「学……学姊,没……没什么……」那想搭讪的学弟,反而被我吓得退了两三步,连忙跑回他的朋友身边。

  表弟舒了一口气,在我身边小声的说:「他们是我同学,好险没有被认出来。」「啥?」我惊讶了一下,「你们同学喜欢向高中部的学姊搭讪吗?最近的小男生怎么这么早熟呀?给我说说他们的名字吧!」「那个胖胖的是王大山,背着吉它的是杨东城……」表弟说到一半,公车就来了。而我连忙也拉着表弟上了公车。

  公车上的人很多,大

  家都深怕挤不上而争先恐后的。公车司机大声喊着:「请往车后面走。」自然,我与表弟都随着人潮而挤到了车厢中间. 公车中似乎空调不太够力,虽然听到呼呼呼地出风口的声音,却还是充满着汗味。又因为路上施工的关系,交通阻塞而比平常更多人。

  过了几分锺,又到了下一站,公车又挤进了一些人,原本稍嫌拥挤的公车,此时更挤了。有不少人身体被迫而贴在一起,而我也被挤离开表弟旁边。

  突然,我注意到,表弟的神色有点怪怪的,身体也往我这边挤过来。仔细一看,原来是有只手从表弟身后摸着表弟的胸部。表弟不断的用右手想把那鹹猪手拨开,转身想要躲开,可是那只手又不断的转方向硬是伸过去。

  我慢慢的转头,想看那毛手毛脚的仁兄到底是何方神圣. 咦?看起来还人模人样的,穿得西装毕挺,戴着金边眼镜,头发梳得整整齐齐,还提着公事包,一副就是安分守矩的上班族。怎么也想不到,竟然会趁着这时机,做这种无耻的举动?

  此时,色狼的手已经整个贴在表弟的屁股上,不断的搓揉着,连带着表弟身上的深蓝色学生折裙也跟着往上掀。

  表弟不断的扭动着想躲开色狼的手,也伸手想要把那个禄山之爪给拨开,可是那色狼硬是不肯罢手,不断的进攻,反而抓住表弟的手,用另一只手抓表弟的屁股,还把裙子给往上一掀,便进去摸表弟的小内裤了。

  表弟硬是甩开色狼的右手,连忙把裙子往下拉。而色狼反而又抓住表弟的手,又把裙子往上拉,并且伸手进去表弟的屁股中间的缝. 「啊……」表弟张嘴想呼救,叫了一半却又停止。这时我纔想到,他一定是知道自己男扮女装,要是出了事很难解释的。

  看着表弟,似乎他迟疑了一下,反而让色狼更深入的把他的内裤往下拉。此时色狼的力气更大了,任凭表弟怎么弄,那手就是愈伸愈进去。

  突然,色狼的脸色变了,似乎被电到一样的连忙缩手回去。表弟也就趁这个时候把内裤拉上来,并且把裙子调整好。而色狼好像遇到鬼一样的表情,连忙往车门硬是沖挤过去,并且就在下一站公车停好之后就逃也似地下去了。

  「哈哈哈……」这时我纔放声笑了起来,心里还回想着,那色狼摸到表弟那话儿的表情,真的是非常的过瘾呀!

  色狼下车之后,虽然有一批人也跟着下去,但是这一站仍然还是很多人上了车,不过表弟就趁这个时间,换个站立的位置到了我旁边了。

  「刚刚被吃豆腐的感觉怎么样呀!」我在表弟耳朵旁边小声的说. 表弟被我的话吓了一跳。「姊……你都看到了呀?」「是呀!感觉怎么样?」

  「好恶心呀!」表弟一脸快哭的样子。

  「你现在知道了女生的心情了吧!以后还敢偷我的衣服吗?」「不敢了,不敢了。」表弟向我求饶。

  正在我得意的想取笑表弟时,却看到他前面的裙子凸起了一块. 「这是?」我心想,该不会是勃起了吧!这小鬼竟然兴奋起来了?我伸手摸去,但表弟却住后退了一下。

  「喂……你这样会被看出来的,那有女生前面会有凸一块的?」「姊……可是我没办法呀!」「真是的,你不要动!」我伸手到他的裙下,握住了它。突发奇想,只要让它射出来,应该就会缛下来了。於是便用手搓揉起来,说真的那还真的是硬梆梆呀!

  「啊……」表弟竟然叫了出来。

  「喂……小声点!」我一边说着,一边更是加速了搓揉的动作,这时感觉到它里面的血管一跳一跳地,反而愈来愈硬了。

  前面坐着一个老婆婆,本来睡得很沉,却打个哈欠转身了一下。被我握住的表弟,怕被那个老婆婆看到,连忙转了一下身子。

  「怕什么!」我硬用右手握住它不放,左手把我的小包包给拿过来遮住,便又开始不断的搓揉。表弟被我弄得有点恍惚,两手拉着拉环,不断小小的颤抖着. 终於,一股热呼呼的液体喷了出来。「唔……」表弟也小声的叫出来。我连忙用手心接住龟头射出来的液体,不让它流出来。

  等表弟射完了,我便把手从他的裙下拿出来。「整理好你的裤子!」说完便拿了我的手帕把手擦乾,然后把手帕包了一包像馄饨的样子,拿到了表弟的面前晃了晃。

  「看来你今天的量还真多。」

  「姊……」表弟抗议. 「拿着,自己的东西自己收好。」我把「馄饨」交到他手上。结果他就这样乖乖的拿着不知如何是好。

  公车终於到站了,到了我的学校。表弟也只好跟着我下了车,往校园走去。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