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跟老婆的经历故事
跟老婆的经历故事
我今年32岁,在贸易公司工作,我老婆28岁,是文员,我要说的是我和我老婆的故事及经历。我和我老婆是在网络上认识的,那时的她还一个刚考完毕业考的大学生(我老婆个子不高只有1.59米,但样子很可爱,身材也不错,是我喜欢的那种类型),我们在QQ上聊了快一个月了。有一天我们有在网上相遇了,我们聊了很久,我也不知道怎么了,突然冒了一句我想和你做爱,视频中那头的她沉默了一会说出了一句你来接我把。我喜出望外的马上跑下楼打车直奔她们学校,我见到了她,她只是静静的和我来到了我的住处。一进家门,我就从后面抱着她,揉捏着她的乳房,亲吻着她,直到她气喘吁吁的时候我们一起去了浴室沐浴,出来后我们在床上相互缠绵着,我让她帮我口交,她说她不会,我虽然不是她的第一个男人但她从来没有帮男人口交过,我一看没有办法只有慢慢来,我抚摩她的双乳,另一只手就在她的桃源洞口不停的挑逗,直到她水流了很多,我就帮她口交,慢慢的她放松了,我把我的弟弟慢慢的放在她嘴边,开始她不是很愿意接受,可在我对她桃源的一顿狂舔后她也很自然的帮我口交了起来。69过后,我们开始用各种不同的姿势做爱,我老婆叫床的声音很大,下面很紧水也很多,床单都流湿了,我们做了大概一个多小时吧,我有了要射的感觉,我突发奇想,把弟弟拿出来放在她嘴边,她居然毫不犹豫的含着舔吸,我就这样痛快的在她嘴里射精了,她也把我的精液全部吃了下去。就这样顺理成章的她成了我的女朋友,1 年后我们结婚了。

  后来有一天我们一起上网的时候无意中看到了白领俱乐部,我被里面的所有一起深深吸引了,我就对我老婆说我也想要玩,不知道她愿不愿意,开始我老婆十分的不愿意,经过了一段时间的沟通后我终于说服了我老婆。之后我们开始在网络上找有志同道合的夫妻,但是找了很久,找是找到很多要玩的,可结果都是假的,全部是骗人的(在这里我们也要提醒大家,不要轻易的亲信别人的话,最好是视频大家先认识下,没有视频的情况下也一定要看到照片,见面了以后不要随便马上答应去交流聚会,要多观察下,因为夫妻之间的有些默契是装不出来的,我们就遇到过单身找夜总会的小姐来冒充夫妻要求和我们交流聚会的,我们发现有问题就是看到他们更本就没有什么默契,我们劝告大家不要为了一时的快乐或贪图美色而让自己上当受骗。)后来我老婆说要不在白领的交友栏里发布我们的交友信息,后来我们发布了我们的交友信息后有很多夫妻要和我们交流聚会,经过了一段时间的QQ交流后我们决定和其中的一对夫妻开始我们的第一次聚会。

  第一次聚会原来是和一对东北的夫妻一起玩,结果到了那对夫妻的家里的时候,他们说还有一对夫妻也想要玩,我就随口说了一句那就叫过来吧,没多久那对夫妻也过来了他们家里,我们没有多说什么大家把灯一关,3 个男人各自走向不同的女人,一时间房间里充满了让人兴奋的场面,传出了让男人兴奋的女人呻吟的声音,看着自己的老婆在别的男人身下呻吟着的时候,心里突然有了一丝酸意,但很快就被那种刺激的感觉给冲淡了,我们不时的交换着做爱,有时是2 男1 女,有时是2 女1 男,总之什么样的方式都用过来了,其中的那种感受和身体的快感是没有办法形容的,就这样我们3 对夫妻整整疯狂的玩了一个晚上,这就是我们的第一次夫妻聚会。我们之后都还有保持联系。

  过了一段时间后我们两上网的时候我遇到了一个女人,她说她愿意和我们夫妻两玩3P,当时我们都没敢相信,抱着怀疑的态度我们去见了哪个女人。见到了后我们3 个人一起去宾馆开了个房间,然后3 个人一起沐浴,接着就上床,看着2 个女人同时舔吸我的弟弟简直是爽翻了,我还第一次看着两个女人相互口交相互亲吻,我在和那个女人做爱的时候我老婆就骑在她脸上,那个女人帮我老婆口交,我和我老婆做的时候我老婆就帮她口交或者是我和其中一个人做爱的时候另一个人就来舔吸她的阴蒂,听着两个女人的在床上的呻吟的声音简直是爽呀,那个晚上我们是疯狂到了极点,我是做的汗流浃背满身大汗,我们从床上做到地上,从地上到预示,总之能做的地方我们都做了,那一夜我感到最刺激最兴奋最爽的是当我把精液射在我老婆嘴里的时候,我老婆和那个女人相互亲吻把我的精液分着吃了,那种场面任何男人都会兴奋得不得了也会难忘。直到现在这个女人都还和我们保持着联系,当大家有时间的时候我们就聚在一起开始我们疯狂的3P聚会。

  现在我们夫妻的生活过得十分的精彩,也生活得很好。我们夫妻之间的感情没有因为夫妻聚会或着是3P而受到影响,相反我们的感情比以前更好。在这里我们也要谢谢欢乐白领给我们夫妻带来新的生活,没有欢乐白领我们也许会和那些平凡的人一样过着那种枯燥无味的生活。是欢乐白领让我们知道了原来夫妻生活还有那么美好精彩的世界。

  以上是本人的亲身经历没有半点虚假,如有虚假成分愿受处分。本人文才不好只能写到这样的水平,如有不足之处请大家多多包涵。如有违规的地方请斑竹提出,本人一定改正以后绝对不在犯错。

  【完】